• <legend id="ugvfx"><output id="ugvfx"><xmp id="ugvfx"><blockquote id="ugvfx"></blockquote>
    <s id="ugvfx"></s>

        0755-82136100
        首頁(yè)資訊行業(yè)資訊 › 京東“吞下”德邦,昔日“零擔之王”隕落

        京東“吞下”德邦,昔日“零擔之王”隕落

        UpdateTime:2022/3/15 19:39:18

        3月11日,德邦股份發(fā)布控股股東籌劃控制權變更提示及復牌公告,公告顯示公司收到控股股東及實(shí)際控制人崔維星先生的通知,與京東集團控制的京東卓風(fēng)簽訂相關(guān)股份轉讓協(xié)議等交易文件,合計將轉讓公司93,862,533股、占目標公司總股本99.9870%的股份。

        如本次交易順利實(shí)施,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的實(shí)際控制人將發(fā)生變更,崔維星將不再是公司的實(shí)際控制人,京東卓風(fēng)將間接控制德邦控股所持有的上市公司66.49%股份。

        京東物流方面的消息則稱(chēng),雙方將在快遞快運、跨境、倉儲與供應鏈等領(lǐng)域展開(kāi)深度合作,將繼續保持品牌和團隊獨立運營(yíng),戰略和業(yè)務(wù)方向整體保持不變。  

        不過(guò)收購尚未正式完成,公告顯示,本次交易尚需向國家市場(chǎng)監督管理總局反壟斷局進(jìn)行經(jīng)營(yíng)者集中申報批準,還需京東物流股東大會(huì )的審議批準,最終能否完成交割及交割完成時(shí)間尚存在不確定性。

        公告還顯示,為提高京東集團對下屬物流業(yè)務(wù)板塊的整合效率,本次要約收購以終止德邦股份的上市地位為目的。

        作為京東集團的三駕馬車(chē)之一,京東物流近年來(lái)頻頻出手,通過(guò)收購補充業(yè)務(wù)線(xiàn)短板,如今,京東物流已經(jīng)完成了小件(自營(yíng))、大件(德邦)、同城(達達)的布局。在電商和物流均處于紅海之時(shí),行業(yè)整合洗牌加速。

        “零擔之王”隕落

        自2月28日起,德邦股份接連三次發(fā)布停牌公告,京東收購德邦的市場(chǎng)傳聞就已興起,作為物流行業(yè)第一家上市的企業(yè),德邦走到被收購的局面讓外界頗為感慨。成立于1996年的德邦是物流行業(yè)的老將了,以快運為傳統業(yè)務(wù)的德邦曾有“零擔之王”的稱(chēng)號。

        公路貨運行業(yè)按照貨物重量級可以劃分為三種運輸方式:整車(chē)、零擔和快遞。零擔介于整車(chē)和快遞之間,運輸單票重量30KG-3T的貨物,托運人所托運的貨物不足以裝滿(mǎn)一整車(chē),通過(guò)多個(gè)托運人拼車(chē)的方式將貨物湊滿(mǎn)一整車(chē)進(jìn)行運輸。

        2010年,德邦率先突破零擔市場(chǎng)營(yíng)收25億元的大關(guān),營(yíng)收和業(yè)務(wù)量都穩居市場(chǎng)前列。2018年初,德邦在A(yíng)股上市,成為國內首家通過(guò)IPO審核機制上市的物流企業(yè),估值一度高達300億元。在上市同年,為追求差異化競爭,德邦物流正式將業(yè)務(wù)重心從快運轉向大件快遞,為此還更名為“德邦快遞”。戰略?xún)A斜四年后,快遞已經(jīng)成為德邦的核心業(yè)務(wù)。

        根據財報,德邦旗下業(yè)務(wù)分為快遞業(yè)務(wù)、快運業(yè)務(wù)和其他業(yè)務(wù),目前快遞是德邦最大的收入來(lái)源。2021年前三季度,德邦快遞業(yè)務(wù)收入為139.13億元,占總營(yíng)收的61.7%;快運業(yè)務(wù)收入79.48億元,占比為35.4%;其他業(yè)務(wù)主要為倉儲與供應鏈業(yè)務(wù),營(yíng)業(yè)收入6.98億元,占比3.1%。

        不過(guò),德邦在快遞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并不理想。由于快遞業(yè)務(wù)起步晚,錯失需求激增的紅利期,加之快遞行業(yè)市場(chǎng)競爭激烈,德邦快遞的市場(chǎng)份額2018年時(shí)為0.88%,2020年已經(jīng)滑落至0.68%。

        同時(shí),傳統快運業(yè)務(wù)規模不斷萎縮,昔日的“零擔之王”已經(jīng)丟掉了首位的寶座。根據艾瑞咨詢(xún)的研究數據,中國已經(jīng)是全球最大的零擔市場(chǎng),按收入計,2020 年是美國零擔市場(chǎng)的5倍。根據滿(mǎn)幫集團招股書(shū)披露,零擔貨運的市場(chǎng)規模約1.57 萬(wàn)億人民幣,占整個(gè)公路貨運市場(chǎng)的25%。

        而相比市場(chǎng)規模,零擔市場(chǎng)格局卻高度分散。截至2020年,中國零擔市場(chǎng)CR10只有5.7%。運聯(lián)智庫發(fā)布的《2021中國零擔企業(yè)30強排行榜》中,順豐快運以207.76億元營(yíng)收位居榜首,德邦快遞屈居第二。貨運量上,去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的安能物流位列第一,順豐快運、壹米滴答分局二、三名,德邦已經(jīng)掉出前三。

        在零擔快運市場(chǎng)上,德邦在營(yíng)收和貨運量上都失去了龍頭地位。核心快遞業(yè)務(wù)競爭力不足,傳統業(yè)務(wù)丟失原有優(yōu)勢,兩難境遇下,德邦物流近年來(lái)的發(fā)展并順暢。

         一位參與3月3日德邦股東大會(huì )的股東告訴《財經(jīng)天下》周刊,“過(guò)去崔維星整天嘴里喊的都是要帶著(zhù)德邦長(cháng)跑,致力于打造百年老店?,F在賣(mài)掉公司,其實(shí)也就意味著(zhù)他確實(shí)回天無(wú)力了?!?

        停牌前,德邦股份預披露了自2018年上市以來(lái)的最差業(yè)績(jì)。公告顯示,德邦股份公司2021年年度歸母凈利潤為0.73億~1.86億元,與上年同期相比,預計減少3.78億~4.91億元,同比下降67.00%到87.00%。此前發(fā)布的財報顯示,2021年前三季度,德邦實(shí)現營(yíng)收225.59億元,同比增加19.03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788萬(wàn)元,同比下滑90.6%。

        對于連續虧損,德邦股份表示,一方面,宏觀(guān)環(huán)境整體景氣度有所下降以及大件運輸領(lǐng)域競爭加劇,使得公司收入增速放緩,且全年油價(jià)處于高位對利潤產(chǎn)生不利影響;另一方面,公司基于長(cháng)期布局持續加大資源投入,成本、費用階段性承壓。業(yè)績(jì)承壓之時(shí),德邦股份的股價(jià)自2021年2月就持續走低,近一年中股價(jià)跌幅超30%。

         困局之下,有市場(ch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認為,賣(mài)身京東是德邦最好的歸宿,京東或許能夠為德邦注入新的動(dòng)力,開(kāi)啟德邦的轉折點(diǎn)。

        京東物流補齊快運短板

        物流行業(yè)資產(chǎn)重,收購是最直接能實(shí)現短期擴張的方式。近年來(lái),京東頻頻出手,靠并購補足物流板塊的業(yè)務(wù)線(xiàn):本地即時(shí)配送、物流設施供應商、加上大件快運,京東都是收購而來(lái)的。

        2020年8月,京東物流與專(zhuān)門(mén)從事“限時(shí)速運服務(wù)”的跨越速運簽訂最終收購協(xié)議,以總對價(jià)30億元收購跨越速運現時(shí)股份及認購跨越速運已發(fā)行新股份進(jìn)行。今年2月,京東以每股4.35港元的價(jià)格增持物流基礎設施開(kāi)發(fā)商及運營(yíng)商中國物流資產(chǎn)的股份,持股比例從37.02%增至65.67%。近日發(fā)布的京東集團財報披露,截至3月1日,京東持有中國物流資產(chǎn)約80%已發(fā)行及流通在外股份。

        不久前2月25日,京東集團公告將以現金5.46億美元認購達達普通股,完成后,京東集團持有達達的股權從原有的46.46%上升至約52%。2014年在上海創(chuàng )立的達達,主營(yíng)同城即時(shí)配送,旗下有達達快遞和京東到家兩大核心業(yè)務(wù)平臺。同時(shí),京東物流還已經(jīng)投資了易達貨棧(智能快遞柜)、駒馬物流(同城配送)、極客修、福佑卡車(chē)(貨運)、馬路創(chuàng )新和行深智能(智能物流)等諸多物流科技公司。

        而收購德邦的考量在于,京東物流能夠快速補足在零擔和大件快遞上的短板,躋身零擔市場(chǎng)。運聯(lián)研究院執行院長(cháng)李忠心指出,目前,零擔全行業(yè)供大于求,處于洗牌期,全國型網(wǎng)絡(luò )中,只有德邦一家在盈利,佳吉、華宇等老牌存在不同程度的虧損;新型的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如壹米滴答、商橋、德坤等都還在模式打磨中,不可避免存在虧損;安能快運雖然實(shí)現了盈利,但其受快遞盤(pán)的拖累,依然很艱難。

        對比京東的倉配網(wǎng)絡(luò ),零擔網(wǎng)絡(luò )的形成難度更大,運營(yíng)的挑戰也更大。目前行業(yè)內形成的全國型零擔網(wǎng)絡(luò )只有德邦、安能兩張,百世和壹米滴答的網(wǎng)絡(luò )還處在虧損狀態(tài),目前還不成稱(chēng)之為成熟網(wǎng)絡(luò )。因此,德邦不失為一個(gè)合適的收購對象。

        網(wǎng)經(jīng)社電子商務(wù)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陳虎東認為,在快運市場(chǎng),垂直管理的直營(yíng)模式,在物流寡頭中運營(yíng)的較為成熟,因此京東借助于這種自身優(yōu)勢,在零擔快遞市場(chǎng)進(jìn)行整合,加上自身背靠商流,收購德邦快遞,最終占據零擔快遞這塊市場(chǎng),遠比自身做要有利的多。

        目前,京東物流的布局已經(jīng)包括倉配、運輸、快遞、快運、大件、冷鏈、跨境、鄉村物流、醫藥配送校園配送、最后一公里配送、無(wú)人配送、供應鏈、物流廣告、云倉、智能車(chē)設備系統、家居家電安裝維修售后等10余個(gè)細分賽道等。

        3月10日京東物流公布的上市后首份年度業(yè)績(jì)顯示,2021年,京東物流總收入達1047億元,同比增長(cháng)42.7%。其中,來(lái)自外部客戶(hù)收入達591億元,占總收入比例達56.5%,全年占比首次超過(guò)半數。截至2021年12月31日,京東物流運營(yíng)超過(guò)1300個(gè)倉庫。包含京東物流管理的云倉面積在內,倉儲總面積超過(guò)2400萬(wàn)平方米,京東物流的一線(xiàn)員工數量超過(guò)30萬(wàn)人。

        收購之后還需磨合

        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物流行業(yè)都處于內卷之中。中國公路貨運市場(chǎng)龐大,進(jìn)入門(mén)檻相對較低,從事點(diǎn)對點(diǎn)或區域性運輸業(yè)務(wù)的小型規模企業(yè)眾多,提供的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同質(zhì)化程度高,不管哪個(gè)賽道,市場(chǎng)競爭激烈已是常態(tài)。

        而近年,大型收購事件在快遞行業(yè)多次發(fā)生,2020年順豐收購嘉里物流、2021年極兔收購百世,龍頭企業(yè)集中度提升,市場(chǎng)整合的步伐加速。

        據同花順iFinD數據,歷年來(lái),快遞行業(yè)經(jīng)歷了不斷整合集中的過(guò)程:2013-2016年市場(chǎng)新玩家增多,集中度下降;2017-2019年玩家激戰,價(jià)格戰興盛,行業(yè)集中度指數CR8在2020年2月達到巔峰時(shí)的86.4%;2020年,由于極兔、眾郵、豐網(wǎng)等新玩家入局,價(jià)格戰進(jìn)一步加劇、行業(yè)集中度再一次下降。

        市場(chǎng)格局上,通達系、順豐、菜鳥(niǎo)網(wǎng)絡(luò ),還有去年出現的“黑馬”極兔快遞都是京東物流的強勁對手。其中,順豐曾在快運和大件快遞上都與德邦是強對頭,京東收購德邦后,順豐與京東的較量即將打響。

        網(wǎng)經(jīng)社電子商務(wù)研究中心網(wǎng)絡(luò )零售部主任、高級分析師莫岱青表示,物流快遞行業(yè)競爭激烈,通達系、順豐、菜鳥(niǎo)網(wǎng)絡(luò )不惜犧牲一些利潤去換取市場(chǎng),同時(shí),極兔發(fā)展迅速,以及豐網(wǎng)搶占電商市場(chǎng)份額。賽道競爭激烈,因此對于京東來(lái)說(shuō),在物流方面需要不斷開(kāi)拓資源,獨立創(chuàng )新去帶動(dòng)更多客戶(hù)群體,實(shí)現持續“造血循環(huán)”。

        莫岱青認為,京東在物流方面的競爭力需提升,通過(guò)跨越和德邦對快運和航空件進(jìn)行延伸,再加上自身的商流,以及對達達的增持,“京邦達”的形成能促成京東在物流行業(yè)成為巨頭。

        不過(guò),京東物流的優(yōu)勢在于時(shí)效和服務(wù),但其劣勢同樣較為明顯,其主要依賴(lài)京東電商平臺,快運業(yè)務(wù)有明顯的弱勢,想順利拿下德邦,并非易事。

        網(wǎng)經(jīng)社電子商務(wù)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、上海正策律師事務(wù)所董毅智律師董毅智表示,京東收購德邦這類(lèi)并購的風(fēng)險就是后期整合之后,能否在財務(wù)上、管理上、在企業(yè)文化上很好地過(guò)渡和銜接,包括可能會(huì )伴隨著(zhù)大規模的裁員或內部調整和對客戶(hù)的影響,這些影響還是蠻大的。

        莫岱青認為,目前京東已經(jīng)形成了自己的物流體系,各項業(yè)務(wù)運作已經(jīng)相對成熟。德邦被并入以后,還需要時(shí)間進(jìn)行磨合。期間的摩擦、碰撞、差異等都會(huì )出現,如能深入融合,能夠取得更好地發(fā)展,反之被邊緣化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      通用運費網(wǎng)
        貨代人
        亚洲综合欧美综合,亚洲日本韩国在线,欧美日韩视频在线,图片区小说区欧洲区